李白是我國偉大的詩人,膾炙人口的名篇多不勝數,不少更是千古傳誦的。李白在中國文學史具有超然的地位,這是不容置疑的,但卻不是所有人均了解李白一生的遭遇對詩作的影響。

本專題研習報告便是為了討論這一點。但需知李白一生遭遇,這個範圈乃甚廣,故此我們狹義地收窄於「開元」與「天寶」這段時期,並選取了九首具代表性的詩篇進行探究,力求獲得研習李白生平遭遇對詩作的影響的結果,從而展開本專題報告的內容。尤以加入了香港中文大學高級導師梁巨鴻先生之訪問,我們希望獲得梁巨鴻先生精明獨到的見解,以助我們能夠正確地進行分析,這不但可以充實本報告的內容,更把唐詩藝術溶入現實中,以互動形式達至促進文學交流及發展的目標。

現在就讓我們開始本專題研習報告對李白生平遭遇對詩作的影響的探究吧!

 


天寶三年(744)

長嘯梁甫吟,何時見陽春。
君不見朝歌屠叟辭棘津,八十西來釣渭濱!
寧羞白髮照清水?逢時壯氣思經綸。
廣張三千六百釣,風期暗與文王親。
大賢虎變愚不測,當年頗似尋常人。
君不見高陽酒徒起草中,長揖山東隆准公!
入門不拜騁雄辯,兩女報洗來趨風。
東下齊城七十二,指揮楚漢如旋蓬。
狂客落魄尚如此,何況壯士當群雄!
我欲攀龍見明主,雷公砰訇震天鼓,
帝旁投壺多玉女。
三時大笑開電光,候爍晦冥起風雨。
閶闔九門不可通,以額扣關閽者怒。
白日不照吾精誠,把國無事憂天傾。
猰榆磨牙竟人肉,騶虞不折生草莖。
手接飛猱搏雕虎,側足焦原末言苦。
智者可卷愚者豪,世人見我輕鴻毛。
力排南山三壯士,齊相殺之費二桃。
吳楚弄兵無劇孟,亞夫咍爾為徒勞。
梁甫吟,聲正悲。


感想及簡評:

《梁甫吟》是古代用作葬歌的民曲,音調悲切淒苦。這些古辭早已失傳。李白在詩中寫到「力排南山三壯士,齊相殺之費二桃」,與春秋時齊相晏子寫的「二桃殺三士」的意思相近。本詩大概寫於李白賜金還山之時。詩人在政治上被受嚴重打擊,詩中也抒發了遭受挫折後的痛苦和對理想的追求及等待。氣勢奔放,感情熾熱。飽受挫折的詩人雖然沉浸在迷惘和痛苦中,以各種辦法自我安慰,始終沒有放棄對理想的追求。

這首詩最大的藝術特色正在於佈局奇特,變化莫測。全篇用典,借神話寄寓自己的遭遇。詩的意境奇幻多姿,錯落有致;它時而風和日麗、春意盎然;時而濁浪滾滾、險象橫生;時而語淺意深、明白如話;時而杳冥悄惝恍、深不可測。再加上語言節奏不斷變化起伏,詩人強烈而叉複雜的思想感情表現得淋灘盡致,此乃千古傳誦的名篇。


天寶十二年(753),李白從汴梁到達宣州遊歷時所作。李白在謝朓樓餞別他的族叔李雲寫下的餞別詩。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感想及簡評:

本篇雖為錢別詩,但實為抒懷。當時作者已離開長安九年,在各地漫遊,功業無成,借酒消愁。篇首波瀾壯闊,痛感日月不居,時光難以挽留,因而憂憤滿腔,兩句十一字長句重疊復裔,成一鼓作氣之勢。筆鋒一轉「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詩人雖然政途失意,但豪情仍在,仰望長空期盼自己可憤然高飛。再者四句,正好反映出作者對自己才能的自負和對政治理想的追求,表現出昂揚的情緒;「舉杯消愁」、「抽刀斷水」以表達自己的理想與現實的強烈矛盾,以及李白自己力圖擺脫現實精神的苦悶。結尾「明朝散髮弄扁舟」是透過暗用春秋時趙國大夫范蠢泛舟隱逸五湖的典故,以表示自己狂放不羈,寧可隱逸不仕,也對殘酷的政治現實作出否定及抗爭。可見李白當時之政治遭遇,的確影響了其詩作的思路,以求表達出自自己懷才不遇的慨嘆。


天寶四年(745),李白南遊吳越咧留贈友人之作,即李白離開長安返東魯省親的次年。

海客談瀛洲,煙濤微茫信難求。
越人語天姥,雲霞明滅或可睹。
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
天台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
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渡鏡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謝公宿處今尚在,澡水蕩漾清猿啼。
腳著謝公屐,身登青雲梯。
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
千巖萬轉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己暝。
熊咆龍吟殷巖泉,慄深林兮驚層巔。
雲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煙。
列缺霹靂,丘巒崩摧,洞天石扇,訇然中開。
青冥浩蕩不見底,日月照耀金銀臺。
霓為衣兮風為馬,雲之君兮紛紛而來下。
虎鼓瑟兮鸞回車,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動,怳驚起而長嗟。
惟覺時之枕席,失向來之煙霞。
世間行樂亦如此,古來萬事東流水。
別君去兮何時還?


感想及簡評:

詩人借夢幻的神話,創造了一個與現實社會完全不同的理想世界,表現他對光明、自由的追求和對遠離黑暗現實的奇麗多彩的大自然的熱愛。他運用浪漫主義的豐富想象和大膽誇張的手法,把雄峻綺麗的奇山異水的刻畫和繽紛多彩的幻想仙境的描繪溶合起來,不斷轉換場景,推出一幅叉一幅的畫面,組成亦幻亦真,奇瑰多彩的藝術境界,表示對這幽美遠離現實的世界的響往,並且表達了蔑視權貴,決不卑躬屈膝的意志,這是封建社會知識分子維護獨立人格的反抗性性格。此詩句式不齊,以七言為主,其中雜有楚辭句法,激情澎湃,氣勢磅磚,波瀾起伏中,又收放自若。趙翼在《甌北詩話》中說:「李白才氣豪邁,全以神運,自不屑束縛於格律對偶,與雕繪者爭長」。這種看法甚合《夢遊天姥吟留別》的實質情況。


天寶十一年(752),《將進酒》為古辭(祝酒辭),李白拟舊題抒發自己政途失意之惰,為一膾炙人口的唐詩名篇。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用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問銷萬古愁。

感想及簡評:

詩篇發端就是兩組排比長句,以黃河的偉大永恆映照生命的渺小短暫。借以突出人生之「悲」。接下去「人生得意須盡歡」,似乎在宣揚及時行樂的思想,然而此時,作者受權貴排擠,正是「失意」之時,故所謂「得意」、「盡歡」其實是一種激憤之詞。「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古來聖賢皆寂寞」,亦屬憤語。詩人會自比管仲與諸葛亮,他以古人「寂寞」,來表現了自己「寂寞」,隱含自己生不逢時的感嘆。說到「唯有飲者留其名」,便舉出「陳王」曹植作代表。「陳王」備受曹丕猜忌,有志難展,又與酒聯繫較多,詩人與之共鳴。至此,詩中「天生我材」的自信與「不遇合」的深廣的憂憤,可謂力透紙背。最後一句「與爾同銷萬古愁」'與開篇「悲白髮」相呼應,可謂大開大合。《將進酒》篇幅不算長,卻筆酣墨飽,氣象不凡,情極悲憤而作狂放,語極豪縱而又沉著,極奔湧跌宕之能事,具有震憾人心的氣勢與力量。

有意地言過其實,強調和誇大事物的某些特徵,這種修辭手法叫做誇張。李白的《將進酒》,誇張手法運用得相當成功。「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誇張地寫出其驚人的氣勢。「朝如青絲暮成雪」,誇張地寫出了人生的短暫,直到今天,還是人所共知的著名例子。這種誇大其辭的做法,明顯的好處是能給人非常深刻的印象。


年份不詳,約為天寶年間。

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
卻下水晶簾,玲瓏望秋月。

這首詩是用白描的手法寫成的。簡簡單單且客觀地寫立階、下簾、望月這三個動作及景物,雖然寫得簡單,卻把這首詩的主題一怨,表達得很深刻。首二句:「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是在描寫一位富家千金小姐在等情人。為什麼是富家千金呢?這是因在古代會用玉來做階梯的只有富貴人家才有能力去做,至於為什麼是千金,這也是因古代會穿羅襪的只有女性,男性所穿的不是羅襪。兩句寫主人站在門外,凝視著遠方的道路。夜深霜寒,雖被露水浸濕了羅襪,她仍然站著,似乎她思念的遠人由遠而近的走來了。透過作者含蓄的筆角,可以看出她的神態。

後句突出其思念丈夫的繾綣的情懷。第三句:「卻下水晶簾」,在描寫富家千金等到後來失望的放下用水晶故的簾子。「卻下」,看似無意下簾,而其中卻有無限幽怨。在進屋後,看到明月照進房內,顯得更孤獨、更無奈,所以在才放下簾。但是在放下簾之後,要渡過這樣孤獨、寂苦的夜晚反而令她更想透過簾子去看月亮。第四句:「玲瓏望秋月」,這句是倒裝句,原本應該寫成「望玲瓏秋月」,但因與五言詩的句法不合。所以才寫成「玲瓏望秋月」。這句是描寫女子在把簾子放下後,心中還是放不下,以至放又向外看明月,心中則還是很寄望他的情人會來。這時的明月就好像這位女子一樣很孤獨的也在看這位女子。

「玲瓏」二字,看似不經意之筆,實則極見功力。以月之玲瓏,襯人之幽怨,從反處著筆,全勝正面塗抹。終其詩,不見一「怨」字,但「怨」意卻深結其中,隱然幽怨之意見於言外,但這種「怨」皆因「愛」而起.正是因為她對丈夫的深情,才使「愛」「怨」交織,感人至深。以此見詩家「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真意。


天寶年間,李白在長安供奉翰林時所作。一天,玄宗與楊貴妃在賞牡丹,命李白奉詔寫新樂曲o詩中作者以花代人,把人與花寫得渾然一體,頌讚楊貴妃美貌如花,同時表達玄宗的恩澤。

(一)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二)

一枝紅艷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
借問汉宮誰似得?可憐飛燕倚新妝。

(三)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干。

第一首感想及簡評:

「雲想衣裳花想容」把楊妃子的衣服寫成霓 裳羽衣一樣,簇擁著她豐滿的玉容。「想」有正、反兩面的理解,一.可以說是見雲而想到衣服;也可以說把衣裳想象成雲,把容貌想象成 花,就這七個字給人一種花團錦簇的感覺。接著「春風拂檻露華濃」 進一步以「露華濃」點染花容,更為艷冶,同時以風露暗喻玄宗的恩 澤。隨後想象到西王母所居的群玉山、瑤台,「若非」「會向」詩人故 作選擇,實為肯定。這樣的人寰絕色,恐怕只有仙子可以相比,詩人不露痕跡地把楊貴妃比作天女下凡,精妙極致。

第二首感想及簡評:

「一枝紅艷露凝香」不但寫色,而且寫香;不但自然的美,而且寫含露的美,比「露華濃」更勝一籌。「雲雨巫山枉斷腸」用楚襄王的故事,把上句的花人格化,指楚王為神女斷腸,由夢延展及現實,「可憐飛燕倚新妝」中,漢成帝的皇后趙飛燕,也不及眼前的楊貴妃那樣天然絕色,有借古喻今之意,也是專題之法。

第三首感想及簡評:

第三首從仙境回到現實。起首二句「名花傾國二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傾國」當然是楊貴妃,詩到此正式點出,並用「兩相歡」把牡丹與傾國合為一談,也逗起第三句「解釋春風無限恨」,春風即玄宗皇帝,義即動人的楊貴妃情趣盎然,令玄宗皇帝既帶笑,連愁也沒有了。末句點明玄宗皇帝與楊貴妃賞花地成「沉香亭北」人倚闌干,花在闌干外,多麼優雅風流。這三首詩同表現出對玄宗皇帝的讚賞。

當時李白為玄宗皇帝供奉翰林,君恩正寵,在政治得意情況下,不免誘發對玄宗皇帝的知遇之恩,並視之為一明主,這是十分合理的。


天寶三年(774),《行路難》為樂府古題,李白是借舊題抒發自己的情懷,為作者的名作。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閑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

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感想及簡評:

本篇抒寫詩人的政治抱負與黑暗現實的矛盾。天寶元年(742),李白奉詔入長安時曾寫:「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南陵別兒童入京》可是他在長安雖備受優待,卻只被當作文人,被權貴護毀,不得不請求放還。這首詩正正反映了他的心聲,描寫世途艱險、前路茫然,個人抱負與現實深刻矛盾。

全詩十四句,隨著感情起伏跌岩,章法變化,可分五個層次。前四句盛筵餞別,以「停杯投奢」、「拔劍四顧」四個連續動作,表現了英雄失意、拔劍空嘆的抑郁和悲壯。繼二句以冰塞黃河、雪壓太行的形象,象征世途艱險、迷茫失路。再二句連用二個典故,以歷史的聯想表現對理想內心的憧憬,接著四個三言句是兩個七言句的變式,詩人又面對現實,以節奏短促、急切不安的內心獨白,表現歧路的感嘆和彷徨。末二句以堅強的意志沖破阻礙,堅信遠大的理想終會實現。全詩充滿抑郁不平之氣,深刻地抒發了內心強烈苦悶、悲憤,同時又突出表現了詩人的堅強、自信和對理想追求的執著,反映了他對自身價值的堅信。


約為天寶二年(743)

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相攜及田家,童稚開荊扉。
綠竹入幽徑,青夢拂行衣。
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
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
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

感想及簡評:

這首詩是李白在長安所作的﹒描寫詩人暮下終南山,探望友人,一起飲酒,在優美的大自然風光中,「陶然共忘機」的情景。此詩寫幽靜,抒情真率,風格略近於陶淵明。


天寶三年(744)

《月下獨酌》共四首,此為第一首,是李白五言古詩中膾炙人口的名篇。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遊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將月陪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向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感想及簡評: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李白訴出了他心中的憂愁,於當時,他的才氣無人欣賞,而未展長才,只能獨自默默飲酒,更可由其中見到他對酒的愛、戀,即使只有自己一人,也需有酒氣相伴,以解心中的愁思。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帶出了孤寂的情況,由筆尖將詩中情緒帶到高潮,更表出了作者的高明。寫出只有月亮可明瞭他,此句顯出他的才能非常人可知,其心神的境界較他人高深,方與影、月共席,顯出「請仙人」豪放不羈、瀟灑自在的特質,更顯一種飄渺、虛無的感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有著一種感慨:月雖可知其心情,但卻不可於天上與他共飲,不免感到愁悵,影雖日日隨行於身,但可知的,他不過只是影子啊!不可與之交談、舉杯、譜詩,讀到此處,令人也為李白的心情感到難過。「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寫出詩中人的無奈啊!在此境地之中,只有月、影相伴,只好和他們相交為伴,以度今晚如此煩人的夜。在如此美好的景色中,該把握住此刻啊!「行樂須及春」,有著雖感無奈之情,但卻依然忍住傷感,收拾其感傷。下列幾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便由此 句帶出。

在高歌之時,或許可稱為人生一大快事吧!連月娘都駐足於空 中,不忍離去,點出了那時的欣喜之情,而在舞動時,影子亦隨我的身 軀零亂的飛舞者,在我清醒時,它們和我一同歡笑、快樂,人生何處復 得此樂呀!在醉酒之後,也許因此趕到眼前一片迷茫,而覺月、影離他 而去的錯覺。以一般人的想法來看,他可能有些許的精神錯亂,但能 夠以自己的方式,處於孤獨的環境中,也許是最懂得生活的人吧!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世間萬物本無情,若非有情之人, 它們怎可淚、笑、能言、能舞,在這,李白寫到了這兩句,更顯出了他 的不俗啊!與月、影相交,並相約在天上,我們只能笑他狂啊!

詩中的情緒,由原本的孤獨、靜寂,轉為喜悅、歡愉,全由「對 影成三人」,一句劃破死寂的氣氛開始,就連讀的人,亦感受到這股感 覺,體內的每一根神經,彷彿被他帶著,走過了當時的情景。於詩中的 字句,並無明顯點出他的愁緒,但於行字遣詞之中,我們卻可明確知道, 他當時的感受,這可說是他的高明之處。

於敦煌本詩題作「月下獨酌」,在「相期邈雲漢」句後有「天若不 飲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天地即愛酒,愛酒不愧天 。三盃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為醒者傳!」可知,李白愛 酒之深,也許因為酒精就如他的催化劑,可以讓他妙筆生花,隨筆於紙 上一點即成佳作,也許在他醉時,方是他最清醒的時候,所以他會如此 愛酒。


中文大學高級導師—梁巨鴻先生訪問實錄

問題一:有人評論李白在天寶年間在政治上不斷受到排擠、迫害,我們是否能夠根據這種情況,將其詩作劃分成「天寶」、「開元」二個階段?

答:可以,但我反問你們如果這樣劃分有甚麼意義?

林繼誌的回應:因為本報告所述的是李白遭遇對其詩作的影響,天寶年間李白曾被供奉於翰林院,其後不被玄宗所重用,賜金還山,我覺得李白會因此遭遇,而表達出懷才不遇的感慨。

答:古代一般詩人皆懷才不遇,但李白有一點特別的情意結,李白供奉翰林時,奉詔入長安,離家時仰天大笑,笑盡天下,認為自己可以一展所長,正由於李白十分自負,突然不被重用,好像自高峰墜落,故產生感慨。李白一生是一個夢,這個夢十分偉大,自己要如管仲、樂毅等,成為頂峰人物,奈何他只是浪漫詩人,可能玄宗皇帝無需這種才學的人。皇帝可能需要一經濟政治之才,在經濟政治上能協助自己的人才,但李白自負自己有此才學,所以這是他的情意結,李白可能並不認識皇帝需要哪種才學,這是李白受到排擠、迫害的主因。李白有一良好的意念,在「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中反映出來,一般解釋認為事權貴並不好,但李白正正十分需要權貴,而他不肯事權貴,只是一種不肯受屈辱地事權貴,自己與權貴間應為平等之關係,例如日後李白也在永王磷處當幕僚。這反映李白的意念是與權貴保持一平等工作關係。李白很自負,不願受屈辱地事權貴,故不肯催眉折腰,但他是願意事權貴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應是這樣解釋,李白這種意念在當時的社會是十分良好的。

問題二:李白一生主要圍繞「安史之亂J前後展開,其詩作是否可以依照歷史發展軌跡而產生一明顯的分界線來以便稽考其生平遭遇對詩作整体思想道路發展的影響?

答:現在研究文學史的人總需一些分界線,如果不是便不能清楚地對詩人思想進行分期,這樣會較方便。當然我說可以,但卻不是這樣清楚。研究文學史的人認為社會變遷對詩人創作有很大的影響,安史之亂前唐朝較安定,後期較衰落,他們以社會變遷談文學,詩人自己 具有各自的性格,而且永不改變,不論是安史之亂前或安史之亂後均 相同,當然詩人本身經歷比社會變遷來得重要,到底李白非如杜甫般 那麼多經歷,社會變遷對他的影響不會很大,因為李白社會詩較少。

問題三:「李磷幕府」一事對李白政治生涯是否為一重要的轉捩點,對李白後期詩作有何影響?

答:當然是李白一生重要的轉捩點,我曾寫了一篇文章,並選取《論語》中一句話「因不失其親,亦可終也」。為何我會引出《論語》的這句話來敘述李白,這句話乃孔子所說,意即一個人一生總依靠一些人,正所謂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其實出外不單靠朋友,而且需依靠社會關係,任何人也需依靠社會關係來成就事業,每個人有各自不同的社會關係,不可隨意結合。李白到了甚麼時候不再計較情況,胡亂地找社會關係,就在求急進情況下發生了。李白長時間失意於政治,急於尋覓賞識自己的人,便不計較賞識自己的人的背景,他根本沒有考慮永王李磷與唐王室的關係,只為了提高自己的社會地位。我們以馬作喻,一些不羈的馬,永遠難以馴服;一些馬急於表現自己,只要求服。李白可能就是這樣的不平衡心理控制下被永王磷所服,力求出人頭地,能盡快的表現自己。

問題四:李白一生經歷唐帝國由盛入衰的大變遷,以至土崩瓦解前夕的波折仕途,李白詩如何現實地作出抨擊?

答:李白很少抨擊現實的詩,他不像杜甫那般。杜甫人們稱之為詩史,看他的詩等同看了歷史。李白寫個人遭遇較多,有些更寫得很 宮怨,將自己比喻成失寵的宮女,這就是我剛才所說的不平衡心理所 造成。

李炏烜問:請問梁先生你覺得最明顯表達出抨擊政治的詩出現在哪一段時期?

答:我並不覺得李白有這樣的詩,或者是十分少,這時我也難以判斷。

問題五:李白詩的創作充分反映出一種浪漫主義精神,而這種精神對李白政途有何影響,是利多於弊,還是弊多於利?

答:當然是弊多於利,浪漫主義具有兩種,(一)凡事都誇張;(二)把事情看得過於輕率和容易,以為由於自己做事必成。但政治卻十分現實的,需要真有權謀的。浪漫主義脫離現實,不切實際。

問題六:李白的詩作可算是登峰造極,除了李白自身聰敏和努力外,還有甚麼因素使李白有如此成就,與他的生平遭遇有何關係?

答:李白有此成就主要是因為他的天才,李白詩並沒有「書袋」,不像杜甫和李商隱等輩重詩律和典故。李白的詩天才高,浪漫主義濃厚,天份極高。李白詩的功力比較缺乏。

麥江華問:李白詩的風格是樂觀還是消極?

答:這是假裝的樂觀。

王子迪問:李白詩的風格是否應以遭遇來劃分,而非以時局變遷來劃分?

答:一般研究文學史的人就以時局變遷來劃分,但其實以李白的遭遇來劃分是比較好的。

問題七:李白的《清平調三首》是他在翰林院時所作,那段時期李白甚得君寵,這首詩是否能反映出這一點?

答:這首詩反映不了甚麼,正如魯迅所說的幫閑文學,幫閑文學即君主閑來無事或宴會時,用以點綴昇平的文學。《清平調三首》乃讚揚牡丹及楊貴妃。本人看不到有甚麼偉大的寄意之處,唯其藝術性高及曲詞甚佳。

注意:上述所載乃是整個訪問部分的節錄。


「李白遭遇對其詩作之影響」這個命題的確立,誘發了一連串的問題:李白的政治遭遇如何,李白的政治理想如何,李白詩如何反映出其不幸的政治遭遇等。本報告通過評論及分析李白九首代表詩作,以及訪問香港中文大學高級導師梁巨鴻先生,對以上的問題作出研究和討論。

李白是一個企圖把積極入世的政治抱負和消極出世的老莊思想結合起來的人,力求前者為用,後者為體,從而為自己偉大的政治理想服務。李白的政治理想是輔明主、濟蒼生,並渴望自己能成為非凡人物,實現自己非凡的政治理想,故此採取非凡的途徑和方式,把浪漫主義溶入現實中,期望自己能感會風雲、出將入相。

我們認為李白的政治理想中,主觀空想固然有之,但其中確實也有一定的現實根據和可能性。我們要了解李白詩的特色與李白生平遭遇的關係,必定要結合當時的歷史背景和政治情況。

天寶年間,唐帝國己漸衰落,只是表面昇平,權貴紛紛當朝弄政,對李白這等具有忠肝義膽的臣子,理所當然作出排擠及迫害。如高力士因李白命之為其脫靴,而向楊貴妃進讒,李白的政途已是前路茫茫,現實社會的政治對李白是殘酷的,但若非李白政途不得志,我想李白也許不能寫出這樣卓絕的詩及藝術成就。

我們認為李白一生真有一清晰的分界線,因為我認為詩人的政治遭遇的確影響其詩作的方向和特性。在當時的封建社會中像李白這樣懷有雄才偉略的人,對於自己被君主召見,當然會覺得自己如顧以償,稍承君寵,畢竟引為殊榮,肝腦塗地,力圖報效,甘作幫閑。李白 乃具真才實學,只不為當權者賞識而己,我們覺得決不如梁巨鴻先生 所說李白只是一浪漫詩人。李白所事者決不是權貴,而是黎民百姓, 故此不肯摧眉折腰,這也決非梁先生所說的平等工作關係下事權貴, 故彼此間意見存有分歧。

對於李白的浪漫主義精神,我們認為這精神的確是妨礙李白政 途的絆腳石,浪漫主義者對事情會看得過於樂觀,致使思想跟現實脫 節。但總括而言李白的政治理想是先進的。

「李磷幕府」一事固然對李白十分重要,李白參與李磷軍隊當 幕府,我認為只是純粹出於平定安史、恢復中原的愛國熱忱。這一點 在李白當幕府時所作的詩中充分地反映出來。李白的失敗,只不過是 傳統「成王敗寇」的心理作怪,而非李白急進求服的心理表現。

綜觀李白一生,先為出仕,交遊干謁,煞費苦心。中承征召,供奉 翰林,因厭幫閑,旋遭冷遇;放歸之後,輾轉各地,到處依人,最後淪落 充軍,窮愁客死。近足以反映出所謂的「天子有所不臣,諸候有所不 友」、「平交王候」等。實際上只是一莫須有的罵名而已。

本專題研習報告至此已近尾聲,如今最渴望的是這份專題研習 報告能為香港這片文化沙漠注入清泉,促進青少年能對中國傳統文學 有更進一步的認識。香港的青少年們在西方文化衝擊下,以及處身於 現代物質金錢社會,青少年們對傳統文學興趣日減,他們寧願到甚麼 舞廳、甚麼夜總會,也不願細心學習這些中華文化的重大遺產,這是 一種可悲的現象。

我在此希望各青少年們能與我們一同為中國文學作出努力和貢 獻,使中華文化更加博大精深,從此 立於世界之上,這是中華兒女的共同的心願,也是我們製作報告的目的。

返回目錄